沙柳:富贵花开

时间:2021-06-17 16:36:45          访问次数:0

流浪的道路上,咋能少了酸曲,憨厚的黄土地里,刨不出金马驹。碾子村蓝有亮的大小子蓝自强,自高考落榜后,一直待在村里帮他大放羊。自然,后山是个放羊的好去处,水草丰茂,基本没有什么庄稼。最主要的是,去后山的人较少,避免落榜后的处境和尴尬。

就这样过了半年,冬过春来,大地上也有了些绿意,到了农民们开始播种的季节。他大让其帮忙种地,开拖拉机播种,谁知道,憨小子死活不肯下地,再说得急了,就嚷着要去外面闯世界。他妈是个小心性人,背地里央求他大不要逼娃娃,再说娃娃自从回来整天没一句话,心里难受着了。过段时间,娃娃想通了,就不再排斥了。蓝有亮没想到婆姨一天书都没念,竟能说出如此开明的道理。老汉除了感叹外,对婆姨更加另眼相看,心里默想,自己当家作主大半辈子,婆姨从未和自己争执半句,曾暗自得意,谁成想,婆姨的大度和包容,是怕伤了老汉的心。自此以后,老汉不管做什么事时,总是征求一下婆姨的意见,婆姨自是为老汉出谋划策。


我记得有一首诗歌这样写道:

静夜,想你的思绪翩然 你说:幸福总是逃不过时间的扼杀我伸手,想要去捉住什么却是有气无力地挣扎着、无奈着、失落着 多少个日日夜夜寻找曾经有你的风景追忆着那份痴绵和关于你的记忆 亲爱的,今夜我用文字抵挡着伤感一纸情深静夜,想你的思绪翩然 遥望孤独的风景延绵的尽头,是看不清的混沌也许,只有晚风成为我唯一的听众 曾无数次问自己这样痴痴地等待,傻傻地爱,到底值不值得也许,这就是爱情存在的意义我想总会有那么一个人,奢望你也能为他而守候

     当我们想起这首关于青涩的季节的诗歌时,也许,我们早已物是人非,曾经的恰恰少年,曾经的邻家少女,曾经无忧无虑的岁月,所有的曾经,一去不再复返。

泪水滑落在毕业留念的相册,而相册里过多的是坦诚的祝福和美好的寓意。当自强轻轻地摩挲着,每一位同学好像从小小的相册里走出来,骑着自行车唱着当下流行的歌曲《水手》,一晃而过,朦胧中,渐渐消失在落日的黄昏中。

是啊,这里面自然有一张和自强十年寒窗的心上人沙娜的照片,只是自强把它安放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那个青涩的岁月里,好似黄土高坡下的一棵小草,在清晨第一缕阳光里,挂着昨夜里还未亲吻够的玉露,一样清纯,一样美好。

也许,过多的不甘心和自强不息,促使这位落考的学子选择了另一条道路,而他知道这条路一旦踏上,这一生再也没有回头路。他像赌气一样,背起了去远方的行囊,他不想向他的父亲一样屈服在命运的圈子,他要用自己的双手赢回失去的尊严,当然,更多的是心上人的芳心。

 我们都懂得,自然规律是规矩——四季轮回、物种演化、五运六气,无不遵循着某种自然法则,你得遵守它们,这是对自然规律的敬畏。 社会习俗是规矩——行为包括约定俗成的各种老理儿习惯、生活伦理,你也不能违背了约束你做事的规矩,这是你生活在世界上舒适的基本规矩底线。教养和文化是两回事,有的人很有文化,但是很没教养,有的人没有什么太高的学历和学识,但仍然很有教养,很有分寸。

蓝自强主意自定,最近正和娘老子闹矛盾,沙娜听说后,专程过来找自强拉一会话。当然,拉话的时候,也是拿出了做女人的魄力,这魄力,让事后的自强如论如何都无法忘记那一时冲动。多年以后,我们在酒桌上,自强喝醉后,拉着我的手,哭着说:“哥,我错了,今生我以为足够忘记了,殊不知,我愈发不能自理。”

是啊,我们都是男人,我们都要承担男人该承担的责任,这些年,虽说我闯南地北,始终没有忘记山圪崂的父母,更不能忘记山圪崂为咱受苦赎罪的那个人。有句话说得好“情出自愿,事过无悔;不负遇见,不谈亏欠!”有一种爱叫做“天地裂,山棱崩。愿与佳人相厮守,你若不离我定不弃。”

正如陕北民歌里有句话说得好“再好的朋友不如汉”。既然如此,我们有什么后悔,唯有默默地关注,悄然地给予帮助,我们不奢求这一生轰轰烈烈,只求这一生平平淡淡,光明磊落足矣。

最后,自强娘老子拗不过小子,也只能默许,尤其是他妈忙前忙后地打落收拾,而他大圪蹴在脚地圪崂默默吸着旱烟,火星子在夜晚里一闪一闪的。接近大半夜,他妈认为基本全打落好了,长出了一口气,从里窑走了出来,还没等缓过神来,一阵急促的咳嗽,让这位头发灰白的女人身体微弯下腰,眼前烟雾缭绕,让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失火了。老汉扭过头望了一眼老伴,赶紧站起身走到窑口,“咯嗞”一声,将窑门打开,冷风瞬间往里窜,而里面的烟顺着窑顶从窑门上端窜了出去。自强他妈托着土炕沿子,缓缓地直起身子,狠狠地剜了老汉一眼,而这一眼过后,老婆子心里五味杂陈不是味儿,低声说:“睡吧。”“嗯。”两人无话先后躺下,老汉拉灭了灯,窑内一片寂静,老汉心里盘算着,思谋着,眼下这光景以后如何维持,老两口也上了年纪,趁两人能行走跑得动,赶紧给小子成个家,再过几年就老了,也没力气了,想到此不禁悲从心来,黑暗中落下两行浑浊的泪水。旁边的老伴,心里也盘算着,小子以后一个人出去闯荡,连个照应的熟人也没有,娃娃从没有受过委屈,这社会能和自家一样吗?能让着娃娃的性子?越想越担忧,更是咬着被角,泪水打湿了枕巾,人常说,儿行千里母担忧,此刻,正是应验了这句古话。

翌日,娘老子早早起床,红肿着眼睛,忙乱着做饭,自强也起得比往常早了许多,从冒气的锅里舀了一瓢水,端着洗脸盆出了窑门,圪蹴着洗漱完毕。一家人谁也没说话,默默地吃着饭。是啊,当一个人对吃饭开始随便应付的时候,就是丧失了对生活最基本的热情的开始。

很多时候,我们觉得日子无趣,找不到生活的意义,其实不是生活没有了意思,而是你忘了去取悦自己。我们追求仪式感,大抵也是因为想在乏味琐碎的生活中,极力去触摸点滴的欢喜。

有人说,没了烟火气,人生就是一段孤独的旅程。当安静的村子渐渐热闹起来时,蓝有亮一家子,守候在去黄塬的马路上。还好,清晨的阳光并不刺眼,自强顺着车来的方向望去,一片寂静,空旷。他大圪蹴在路边,默默吸着旱烟,眼睛偷偷地望向一旁的儿子,虽然嘴上没说,老汉心里盘数着,哎,要是当年自己高考后能像现在的儿子一样,也不至于和黄土打一辈子交道。一手好字,也只能逢年过节,给村人写写对子,还好,没有被埋没在黄土里,唯有这时,方才感到自豪。儿子脚边放着一个鼓鼓的黄色帆布包,这还是儿子考上高中时买的,虽有些褪色,但儿子比较爱护有加,总是收拾得干净整洁。

老汉又回头望了望儿子身旁的老伴,红肿的双眼,一手拽着儿子的手,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老汉好想说几句激励儿子的话,可是,此时大脑一片空白,平时能说会道,村里的大能人,没想到竟一时语塞,无意中看到地上的一群蚂蚁,正在猎食一只七星瓢虫,这是一场生死相互力争的较量。恍惚间,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夹杂着一股黄尘,停在面前。

蓝有亮赶紧站起,也许,因为在地面上圪蹴的时间过长,老汉有点踉跄,差点一头栽倒,好在儿子眼疾手快,一把扶住。老汉喃喃说道:“唉,老了。”懂事的娃娃说道:“大,我走后你们要注意身体,不敢再贪婪地种地了,要量力而行。”“嗯。”年轻的卖票员,跳下车把行李拎上车。自强给他大把凌乱的衣领整理好,回过头本打算对他妈要说几句宽心的话,可是看见他妈眼里含满了泪水,一句话也没有说,一扭头踏上了车,就在车门即将关闭的那一刻,他大紧走几步,来到车门前说道:“儿啊,外面的世界虽好,累了,够了,就回来吧,没人笑话咱。”自强含着泪,点了点头。在他扭过头的那一瞬间,他看见母亲偷偷地用袖子抹眼泪。这一刻,他再也控制不住,一颗颗泪珠顺着脸颊落在胸前的帆布提包上。

这时,我豁然想起米兰·昆德拉说过的一句话:“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但是我们都不擅长告别。”是啊,人终究是喜聚不喜散的。但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告别很多人。

一路颠簸,经历了几次倒车,终于在两日后的清晨到了省城,因为身上带的钱不多,更没有时间去赏光游玩,自强简单吃过早餐,人瞬间精神了很多,提着包在大街行走。虽说漫无目的,但是一直留意着各类招聘广告,终于在一家建设单位门口停下,因为他看到门口贴着临时招工单子。他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向看大门的大爷说明情况,在大爷的指引下,自强去了招聘的人力部门,部门人员还没有上班,自强坐在部门外等待。不大一会进来一人,自强赶紧起身,向走来的人点了点头,而来人在开门的时候,和自强交谈了几句,从口音上判断,来自同一个地方,自然多聊了几句。八点多钟,冷清的办公场所自然热闹起来。好在部门招聘主管也是黄塬的,应聘也没有过多的刁难,简单的走了程序,签了用人合同,由另一位年轻的小伙子,给自强安排了住宿。

自强从宿舍出来,感觉自己像做了一场梦,心里自是感激那位应聘主管。

临近傍晚的时候,建筑工地上的工长回来,简单的和自强寒暄一番,安排给模工小队长老王,老王是一位邻县人,为人憨厚老实,听他手下的那帮子工人说,尤其技术精湛,在同行业中也是独树一帜。

 经过这些天与同事和师父的相处,自强已经逐渐地适应了工作的节奏。虽说在工作中,仍有许多不懂的知识,但已经告别了当初的迷茫……辞去夜的黑,清晨,迎着朝阳的沐浴,师傅教会了管理和方法,施工的师傅教会了实践。

提及不到一年时间就转为技术员的事儿,自强说:“可能是我责任心比较强。当时项目迎接检查多,搞技术比较枯燥无味,很多人嫌累。但是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锻炼机会,主动去承担,很少休息,把接到的每一个任务做得尽善尽美。”

作为项目部唯一一名技术员,春节期间自强一直坚守在岗位上,那年他没有回家过年。除夕一早,他像往常一样赶赴工地上班,结果发现项目上除了门卫空无一人。原来,项目在除夕当天放了半天假,竟然忙得把这事给忘了。

由于连续工作,极度疲劳,每天回到宿舍倒头就睡。一段时间下来,他的胃病因为没有得到及时治疗而导致成为胃粘膜脱垂,不得不住院治疗。但是,从早上6点到中午12点电话不断,他躺在病床上处理工作。“那段时间我是咬牙硬扛下来的。”自强说。

“用责任和担当来做好每一件事”这是自强当时的工作信条。也正因为自强敢拼,从血气方刚到淬炼成钢,如今带领着团队攻坚创新的他,在工地上升为技术部长。

闲暇之余,自我提升也是很重要的事,而阅读是自我提升最便捷的方式。如果你经常迷茫,时常焦虑,尝试静下心来读书吧,每天半小时,进步的速度会是飞快的。由内而外,让书籍的知识慢慢渗透,久而久之,看问题的角度变广了,做事情的方法更灵活了,你会爱上自己的改变。也许,对命运的不甘心,这几年自强通过自考已经拿到某知名大学法学本科学位。

这期间,沙娜和自强的感情一直不温不热,不是沙娜不主动出击,而是每到紧要关口,自强总是以各种各样的理由逃避。自强总是以朋友的身份自居,始终不敢越过雷区一步,每次沙娜都是以炽热的眼神迎接,而自强话里话外打哈哈。我总是怀疑,自强曾告诉我的他和沙娜的那次鱼水之欢是否真实可靠。多年以后,我才明白,爱一个人未必终日厮守,而是给予彼此更好的幸福快乐。

也许,那次鱼水之欢,是我们青春期不可逾越的鸿沟,渴望,虚幻,冲动,交集一起,犯下一生不可饶恕的罪。青春靓丽的沙娜,追求者甚多,沙娜始终没有接纳,更没有迎接那些达官显贵的浪荡子弟。久而久之,系里一些浮夸的女子,冷言冷语,更有甚至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造谣诬陷。

每有听到这些,我们憨厚老实的沙娜一笑了之,这给造谣生事者更好的口实,为这事,同是来自黄塬的同学李广智和造谣者聚众打架斗殴,导致最后让其留级,沙娜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某日,沙娜约李广智在校园的操场上,向这位心存善意的同学当面表达歉意。

虽说是同一地方走出来的人,更是老乡,当年两人在黄塬同级却相隔几个班。沙娜对这位同乡同学印象有些陌生,而李广智则对沙娜甚是了解。别的不说,黄塬每年各科奖学金,皆让沙娜一人揽入腰包。李广智家境在黄塬比较殷实,父亲是一名包工头,是黄塬上少有几位开得起奥迪的人,要不是和他大赌气打赌,也许,高中毕业后,也会走上他大的老路子。

好在李广智厚积薄发,一年的光阴,乘风破浪,终于踏入他大向往的学府。那一刻,父子俩冰释前嫌,听从他大选择了法律系专业。

临近入学期间,李家大宴宾客,专程给后沟门祖坟立碑刻传,原本杂草丛生,塌陷黄土疙堆下面的先人,谁成想,若干年后代出了一名大学生,更是因为这位后代子孙,使败落的祖坟上热火朝天,又是立碑刻传,又是栽树挂红,成为一道亮丽风景。人靠衣裳马靠鞍,从此,李家一族在后沟门,不,是黄塬,事事走在人前头,正好印证了那句:春风得意马蹄疾。

其实,在李广智心底埋藏着一个秘密,只是一直没敢在心爱的女人面前坦露。这不,有人侮辱自己心爱的女人,血气方刚的他自然咽不下这口气,暗地里纠结了几位狐朋狗友,大动干戈。结果三残废两重伤,好在他大人脉广,上下打点,上面人开口,自然没把这小子逮走,校方也只能委曲求全。

多年后,李广智回到黄塬,做了一名检察长,而沙娜刚好在其任职前辞掉工作,当两人再次相遇时,也许事与愿违,曾经的校花,经历过婚姻的失败,导致其失去了往日的靓丽,只剩下过多的柴米油盐,李广智很是心疼,但终究无能为力。

而在此同时,蓝自强已在省城靠近郊区买了一套楼房,多次要接娘老子过来,两位老人死活不去,说人生地不熟,一辈子和黄土打交惯了,尤其他大蓝有亮念叨道:农民嘛,离开了土地,就像离开了生命,没了活头。    

也许,命运就本这样,我们拼命离开生我养我的地方,最后转了一圈,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二

沙娜最近遇到烦心事了,自从大学毕业后,分配在距黄塬最近的县城,成为一名司法人员,本来是一家人开心的事情,她姨父又是本县煤炭局的领导,出入自然排场大,社交圈里不是非富既贵,这不有心把沙娜简绍给一位煤老板儿子马三。

虽说沙娜一百个不同意,心里念念不忘自强,大学期间找过几次自强,自强总是躲着自己,现在好不容易熬到毕业工作了,自己的事情可以自己做主了,却又发生这档子事。她姨妈好几次私下问她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她每次都违心说没有。是啊,她对自强一片痴情,而自强总是躲着她,决定这次当面问一问自强,主意定了,沙娜感觉自己心里轻松了很多,到了周末,和单位请了一礼拜假,直奔省城。

因为以前上学的时候,去过自强的单位,虽说轻车熟路,而真正面对自强时,沙娜多少有些犹豫。到了大门口,徘徊了很久,最后一咬牙,向办公楼走去。

沙娜来到自强的办公室门,轻轻叩响,那一刻的寂静,好似一个世纪,沙娜明显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里面传来一声“请进。”当她推开门时,眼前那个日思夜想的人,正趴在办公桌上埋头写着工程起草文件。也许,自强觉察到什么,抬起头时,四目相对,大脑一片空白。后来,两人如何交谈,甚至不欢而散场景,自强现在回想起来,像做梦似的。

沙娜自从省城回来,直接回家睡了两天,而这两天她做出了大胆的决定,你蓝自强不是自认为清高吗,枉我沙娜对你一片痴情,然后就答应她姨妈,先和马三处处看。

马三父亲是黄塬某煤矿矿长,自己毕业后父亲走后门,安排在某林业局,虽说是个负责人,实际上是个闲差事。没事的时候,就和一帮人吃吃喝喝,只能任由其随心所欲。

婚前马三表现得很好,一没事,就去沙娜单位转悠,很快和沙娜的同事们打成一片,一有时间,就带沙娜去海边玩。对沙娜更是好的不得了,变着花样送花,送礼品。时间久了,沙娜也就慢慢接受了马三,把自强深深放在心底,再不会激起任何波澜。

   谁知结婚后,随着两人有了儿子,感情越来越淡,马三的那些吃喝嫖赌等本来面目暴露出来。其实,单纯的沙娜那曾想到,婚前的那段幸福,只不过是富家子弟马三的把戏而已,更重要的是他姨父和马三父亲背后钱权交易,更好的搭桥引线。那时,只不过马三背着沙娜乱搞,现在,一纸婚书到手,更是明目张胆。

   起先,马三的娘老子还在沙娜面前装装样子,训斥马三,在公婆劝说下,沙娜辞去了工作,做起了全职太太,谁知两人争吵越来越多时,公公找关系把马三调离本县,原以为小别胜新婚,夫妻之间,磕磕碰碰总是有的。后来,马三干脆两三个月回来一次,不是打砸东西,就是醉得不省人事。时间久了,两位老人自己搬到别处过去了。

    脱离了娘老子的约束,殊不知,马三像脱了缰绳的野马,更是无法无天。整日花天酒地,醉生梦死,在这期间,结识了一位化工能源的女董事长,起先两人偷偷摸摸,后来两人公开走在一块,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竟然忘了家里妻儿。然而这种风气,一夜之间在黄塬上盛行开来。以前朋友见面是炫耀豪车名表,现在见面炫耀起来包二奶养三奶等事宜。

当然,这种不正之风最早是在商业界盛行,效果甚好。据听一位朋友说,某位外地富商,在黄塬看准一块风水宝地,想开发成一座商业楼,耗时两年没有拿下,期间有商业大佬后面操作,让其以高工资包养几名貌美的女大学生,经过特殊培训一段时间,走上商业外交,没成想,两年没有拿下的商业楼,一礼拜就把事情顺利办成,自然这位富豪赚得金盆满钵,在商业界传为一段佳话,大家纷纷效仿,这已不是什么商业秘密。

这不,自从沙娜做了全职太太,完全和外面的世界脱节,和马三只是名义夫妻,无夫妻之实,心思全放在孩子身上。然而,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纸里终究包不住火,雪地里埋死娃子,这个世界说大不大,大得一转身碰到彼此的眸子,说小不小,小得一辈子也很难再见一面。

起先沙娜听到一些流言蜚语,有一次,上街给孩子买衣服时,迎面碰上了马三,身旁有一位美女相伴,沙娜很想上去质问马三,甚至想给身旁这个女人两巴掌,而怀抱里的儿子望着爸爸臂膀挽着的陌生女人,吓得抱着沙娜的脖子哇哇大哭。沙娜狠狠地瞪了一眼面前这对狗男女,扭过身子,抱着儿子往家的方向走去,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不争气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懂事的儿子问妈妈怎么了,小手帮她擦去眼泪蛋蛋。

    好几次,沙娜打算离婚,可是,当她回头看到刚会走路的孩子,一口一个妈,心软了。心一横,这辈子,就这样吧,自己选的路,就是跪着也要走完。好在公婆对沙娜似如己出。很多时候,我们劝别人,爱的时候一心一意,不爱的时候坦坦荡荡,对自己的人生负责,把幸福的权利留给自己。其实,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未必真的能做到如此潇洒。

   我突然想起,黄塬上的迷糊老汉,曾经最爱唱的这首歌:

绵羊山羊分开走,

自己的对象自己瞅。

绿格铮铮麻油炒鸡蛋,

这么好的朋友鬼搅散。

……

这刻,我彻底明白了,写歌词的人情感细腻,文笔出众,每个人的境况不同,但总有几句话能触到人内心。有人说,写悲情歌词的人,内心是受过苦痛的,不然不生动,我却愿写词的人能透过迷雾看到绚烂……

且说,当自强听说沙娜结婚时,远在省城的他面对着西北方向,深深跪下,泪流满面,不能言语。也许,多年积压在心底的话语,再也无人倾诉。这个秘密,回归在高考落榜的那个夏季,天空是那么深蓝,屋外的知了叫的甚欢,屋内的两个懵懂少年,在忙乱中步入成人之礼。恰时,一切的燥热慢慢退去,屋外的知了,也好像昏昏欲睡。身边躺着的沙娜,紧闭着双眼,汗水打湿了长发,红格丹丹的脸蛋儿,两个小酒窝微微抖动,呼吸渐渐平稳,而自强意外收获这份贵重的礼物,从而更加激励着他走出去,走出这个贫瘠的大山,更是默默发誓今生除了眼前人,非她不娶。

可是,随着岁月变迁,沙娜这只金凤凰,已经时过境迁,自强深感自己越来越配不上沙娜,就像他大所说“在这个穷山沟沟,能出一名大学生,那是几辈子先人修来的福分。”这让自强更加自卑,这些年靠自学取得本科,甚至计划考研,但和人家全日制本科比,好似低人三等,很多时候,单位里那些大中专生,明面上叫他蓝经理,背地里都瞧不起这个文凭。这几年,沙娜找过自强很多次,自强自是躲着,就拿上次沙娜找自强,本来打算用马三激起自强,岂不知,误打误撞,这让自强的自尊心受到很大的打击,更让自强思前顾后,以目前的处境,哪能和马三家底相提并论,虽说一万个不甘心,但为了心上人,他只能快刀斩乱麻,彻底断关系。那一夜,自强喝了很多酒,他偷偷地跟着去了车站,直到沙娜乘上返回黄塬的车,他才转身离去,而这一离开,他知道,再也回不到从前,也许,一生再也没有相见之日。

                   三

几年后,一些达官贵人的浪荡子弟,以马三为首,在黄塬形成一股黑势力。号称这八大金刚,自是有达官贵人撑腰,套用国家扶贫贷款,在乡镇上开了酒店及KTV,买豪车包二奶、养小姐,开典当行放高利贷,更是纠集社会上闲杂人员聚众赌博行凶,或帮人要账。为所欲为,昼夜歌舞升平,醉生梦死。

一日,来了两个外地女青年,在八大金刚老四开的酒店办理住宿,碰巧和刚要出门的老四打了一个照面,这老四本来就是个好色胚子,看见人家两个女青年长得眉清目秀,小家碧玉的样子,欲行图谋不轨。两位女青年死活不从,自是没能得逞,拉出酒店一顿打骂,好在有街上行人驻足围观,老四一甩袖子,喊开围观的行人,兀自骂骂咧咧地扬长而去。谁知被打这俩女青年是某省公安局长家千金,公安局长发话非要捉拿打人者严惩不贷。马三他大托人上下打点,左右寻门问路。人家理都不理非逮捕不可,正好此时,中央下令各省市县严查狠打贪污受贿及黑恶势力。想尽办法,亦不能解决此事。马三长叹一声,给这好色胚子的兄弟一笔钱财,让其跑路躲避,谁知这事还没处理完,他大也被外地法院秘密逮捕,这下黄源刮来整顿肃清风声越来越紧。没人敢包庇搭救他大马有才,平时称兄道弟的某些领导能躲多远就躲多远,马有才在看守所里捎话,不管花多少钱,必须把他捞出来,如果不捞出来,他手里有个帐本,大不了鱼死网破,这下某些官员坐不住了,上下齐心,终于把马有才从看守所捞出。

 就在马有才关押期间,各省市县肃党纪,严打击黑恶势力,再加上煤炭效益不景气,经济泡沫萎缩,各行各业提前跌入低谷期,八大金刚则是跑的跑,关押的关押。马三是组织黑社会的主谋,期间偷税漏税,行贿受贿等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20年。马有才套用国家资源整合,期间偷税漏税,行贿受贿,伪造国家资源整合置换等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5年,罚款200万元。肖德贵协同马有才伪造国家资源整合置换,受贿等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0年,罚款50万元。而曾经灯火辉煌,昼夜歌舞升平,醉生梦死的土皇帝,四分五裂,烟消云散。

后记,蓝自强终身未娶,一生中资助了83名学子,帮助修缮了60余所小学,多年后,我在出差的地方碰到四十来岁的青壮年,步子蹒跚在支教的青藏高原。

 

我豁然想起,黄塬上的一位诗人,曾写过一首诗歌:

一个人不孤单,想一个人才孤单

 

亲爱的

也许,我对你

一直有着非分之想,哪怕,做你苍老的新郎

 

我爱,我愿匍匐着去,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把今生所有的秘密寄存在那

你爱,往生中去一一觅读,那份爱的执着,这份情的深沉

 

昨夜,我的世界大雪纷飞

黎明中,我只能数着你留在雪上的脚印

一寸欢喜,一寸酸楚,一寸眷恋,一寸不舍

 

舍不得,却又不能不松开

我懂,满心都是你的样子;你懂,满眼都是我的影子

可是,我亲爱的,泪水,才是我们最难渡过的河流

 

我知道,我们只能爱一生,却不能爱一时

余生,我放下了所有的执着,甚至放下了生死,却放不下你

就像,走过了万水千山,走不出你

 

此刻,我凝视着你离去的方向

渐渐冰凉的酥油茶和那即将熄灭的炉火

豁然间,才发现,一个不孤单,想一个人才孤单

微信图片_20210617163800.png

沙柳,原名:王利雄,男,1985年出生于陕西神木,榆林市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煤化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燕赵文学签约作家、媒体编辑、记者、鲁迅文学院首届煤矿作家高研班学员;作品在《诗选刊》《诗人周刊》《作家报》《诗导刊》《当代》《阳光》《河南文学》《陕西文学》《山东诗歌》《陕西诗歌》等发表诗歌、小小说、散文百余篇(首);诗歌作品收录《中国当代诗人诗选》、《中国当代纪典诗集》等书中;小说《悲情黄土地之命运篇》收录《在希望的田野上》书中。 


分享到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人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