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运华:与花草相伴的日子

时间:2021-06-15 16:07:04          访问次数:0

这几天,家里阳台的茉莉开花了,香味浓而不冲、清香持久,让我真切感受到了什么是“香味扑鼻”。

说到养花,还是十几年前跟父亲学了一些要领,虽说自己养的不如花市里的“花枝招展”,但每年五六月份的自家阳台,各种花草还是“你唱罢我登场”开着各式各样的花朵,让人颇有成就感。最喜欢的是长寿花和蟹爪兰,一开就是二三个月,没有浓烈的香气,有的只是长久如一的开放。

最初学习养花,是毕业后那段无所事事的时间,父亲再三思量后让我以临时工的身份跟着他在返聘单位学习园林花卉种植。那一年,我学会了怎样配制营养土、如何正确的浇花,还有怎样让瓜叶菊、仙客来、水仙、双色三角梅在冬季按照预定的时间开花。也是这一年,颠覆了我对花卉种植的认知,第一次觉得需要科学方法和技巧,比如,怎样浸种催芽、配制营养土,如何选择透气的泥形盆,病虫害防治等。

父亲在我眼里就如同有着魔力一样。只见,颗颗小小的种子经过他的细心播种,总会如期发出嫩芽、长出叶片,直至开花。印象最深的是父亲种植的九月菊,盆盆四到八个花蕾,花开到鼎盛时,碗口大的花将花盆盖满,红的、紫的、粉的、白的、黄的在这里没有市场,最受欢迎的是绿色和墨色。一株株菊花都有好听的名字,飞黄腾达、珠帘飞瀑、银丝串珠、紫龙卧雪、瑶台玉凤、绿牡丹……

2012年那年搬家,父亲要送我们小家一件礼物。就这样一大盆株型匀称、叶片丰硕的发财树入住了我们的新家,也由此拉开我们家买花的序幕。不久后,鹅掌柴、红掌、长寿花、橡皮树、铁线蕨、君子兰等就占据了家里的阳台。

后来工作调动,我来到了离家上百公里的单位。偶然发现了一个小小的花市,说它是花市其实有点夸大,就是三四家店主联合在街边搭起的棚子。大半年下来,宿舍阳台就摆的满满登登。为了看起来整洁,还买了花架,文竹、虎皮兰、风信子、蟹爪兰、海棠花都有了自己的“地盘”。

闲暇时,看着这些花草,将自己的思绪从杂乱的工作中剥离,享受片刻的安逸和宁静;也会在它们或含苞,或吐蕊,或开花时说出一声漂亮。当然,这一声既有对它们不嫌弃我的简单照顾的喝彩,也有感谢它们的默默陪伴。

守望花开,惋惜花落。原来,都是生活的过程。(小庄矿 丁运华)


分享到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人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