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荣和”证明:51+49>100 --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横山魏墙煤业有限公司混合所有制运行探索

时间:2019-07-11 11:28:53          访问次数:0

十年“荣和”证明:51+49>100

--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横山魏墙煤业有限公司混合所有制运行探索

银杏、樱花……三季有花、四季常青,矿在林中,人在景中。3.88万平方米绿化改变了煤矿的黑调,让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横山魏墙煤业有限公司矿区完全融入到了绿色的怀抱。

花一块钱,你掏5毛1,我掏4毛9;赚一块钱,你得5毛1,我得4毛9……从2010年1月起,持股51%陕西延长石油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与持股49%陕西省横山进出口有限责任公司,在魏墙煤业这处和谐的美景中,演出了一场持续10年的官、民“荣和”大戏。

建一级标准化 国有股东高瞻远瞩

“大事难免有摩擦,小事也有争议。但最后总能达成一致,能把事干成。”延长石油矿业公司副总经理,原魏墙煤业党委书记、董事长仇亚社说。

这是这场混合所有制大戏的真实写照。

2018年9月29日,江西省产权交易所来函:150万吨煤炭产能置换指标的最终受让方是魏墙煤业。

而在此之前,关于要不要创建“一级安全生产标准化煤矿”,魏墙煤业的两方股东意见并不一致。

“不花钱或少花钱干事,可以。花大钱干事,就得掂量掂量,这是民营股东的原则。”延长石油矿业公司党群工作部长王长青总结说。

创建国家一级安全生产标准化煤矿,就要提高矿井的安全水平,就要花大钱。一开始,民营股东不太重视,认为没有必要,而且态度很坚决。最终,在国有股东的坚持下,开始了一级安全生产标准化的建设,2018年 8月,被有关部门评为国家一级安全生产标准化矿井。

魏墙煤业核定产能为年300万吨。但他们已具备年600万吨的生产能力。要把核定产能提高到年600万吨,按规定,就得产能置换。

而置换300万吨产能,需要一大笔费用。但国家还规定,达到一级安全生产标准化的矿井,产能可以翻番。也就是说,已经获得一级安全生产标准化矿井称号的魏墙煤业,只置换150万吨,就可以获得300万吨的追加生产能力,再经过核准,就可以把矿井核定能力变更为600万吨。

通过置换指标,魏墙煤业获得了150万吨的产能,变更为600万吨核定能力的申请,已经上报省政府有关部门审批。

因为建成了一级安全生产标准化矿井,少置换150万吨产能,节约置换费2亿元以上。省的就是赚的!既保障了安全生产,又享受到了政策红利,民营股东很高兴,很认可。

更换采煤设备 民营机制尽显优势

    魏墙煤业原来的井下采煤设备按300万吨设计选型,安装的是美国的采煤机。2017年元月,需要第一次大修,而美国厂家给出的维修工期是9个月,维修费则达1000多万元。

停产大修这么久?民营股东不同意。他们提出闲置进口采煤机,另购满足600万吨年生产能力的国产采煤机,不仅功率大,能力提升快,而且能尽快生产。

这是一件大事。按照国有企业大型设备管理的要求,民营股东提出的方案,要层层上报审批,这个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最后能批不能批,还是未知数;批不下来,还耽搁了维修的时间;即使批下来,还要走招标的程序。因此,国有股东不同意民营股东的建议。

矛盾无法调和。民营股东代表多次上下协调无果后,决定用自己的钱先把设备买回来,再补办有关程序。

很快,民营股东出了1000多万元,购买了上海生产的采煤机,煤矿井下很快恢复了生产。事后,国有企业的审批手续履行完毕,归还了民营股东的垫资,还把闲置的进口采煤机卖给了上海采煤机生产厂家。

“这次更换采煤机,既是应急,也解决了以后扩大能力的问题,带来的效益很大。”民营股东代表---魏墙煤业董事、常务副总经理姬玉平感慨地说。

“荣和”混合分歧 党委协调站位更高

混合所有制企业产权结构多元,利益诉求不同,各投资主体不可避免会产生分歧、矛盾甚至冲突。

以防止“一言堂”和优势互补为基本出发点,魏墙煤业在传承百年延长“埋头苦干,开拓创新”为核心的企业文化基础之上,坚持突出特色、务求实效的原则,创建了混合所有制企业的“荣和”文化管理体系,形成了以“荣和”文化为统领的人文管理与企业发展相互促进的立体化发展理念。

比较“得意”之处,就在于塑造出了“党委协调指导”制度。在重大决策问题上,党委协调指导,通过论证会、座谈会等方式,充分尊重、听取双方股东的意见和建议,避免了各种违规乱纪事件的发生。

2017年5月,魏墙煤业1303综采工作面进入末采期,由于内外各种因素影响,导致液压支架故障频发,特别是机尾漏顶比较严重,维护力度难上加难,给工作面推采造成了一定影响,销售一度出现“车等煤”现象。

为了尽快扭转生产被动局面,亟需引进人才。但是,是引进矿业公司的人?还是引入外部的人?因为程序不同,待遇不同,股东之间,班子成员之间产生了意见分歧。

“混改不彻底,一个重要的方面是人才作用没发挥好,人才没办法招,招不来;不用的人又打发不走,这就是国企的弊端!”姬玉平说。

对引进人才问题,公司党委从矿井生产的实际需要出发,多次进行了协调指导。最终,党委会议做出决定:改变传统的固有模式,立即启动人才应急引进方案。

很快,通过社会招聘的形式,综采管理“专家”马海旺被招聘来了,并被委以重任。20天后,综采恢复正常,销售再次出现了车水马龙的“繁忙”。

国民优势互补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困难时你帮我,帮我就是帮你;关键时我帮你,帮你就是帮我。”这在魏墙煤业公司国有、民营两个股东间体现得淋漓尽致。

魏墙煤业原来的煤炭资源属于民营股东,但要开发这片资源,国家政策规定,必须由国有企业主导。于是,民营股东找到了省属国企--延长石油集团,双方一拍即合。

在姬玉平看来,没有延长石油矿业公司这个招牌和资金优势,民营资本到现在也建不成这个煤矿;没有民营资本的资源优势、协调优势和管控模式,这个煤矿也不会发展的这么快,这么好!

“我们追求效益、红利,也尽到了监督的责任,起到了制约地作用。”姬玉平笑着说,“混合所有制,有好处也有矛盾。我们不同意的事,国有股东就干不成。有人说,民营股东代表就是公司的纪委书记。”

延长矿业党委书记种欣睿认为,魏墙煤业较好地发挥了国有资本的功能优势和民营资本机制灵活的优势,完善了内控治理结构,强化了企业监督机制,放大了国有资本功能,实现了互助共赢,实现了企业利润最大化,实现了国有资本的保值增值。

“在混合所有制企业里,只要把私心放下,一切都好说!”魏墙煤业党委书记、总经理刘星合如是说。

本报记者 王何军


分享到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人人网